<option id="bs1h8e"></option><ins id="bs1h8e"></ins><div id="bs1h8e"></div><big id="bs1h8e"></big><legend id="bs1h8e"></legend>

      網上買東西哪個網站好/做一只勇敢的“蒼蠅”

      生活在這個鋼筋水泥築成的不大不小的的城市裏,網上買東西哪個網站好似乎很久沒有和蒼蠅再打過交道了,它們就如同煤油燈滅絕了一樣,在我幹淨的現代生活中消失了。
      記得小時侯我住在的那種低矮的瓦蓋平房裏,會經常有意無意看見蒼蠅那惹人厭的身影,印象中的它們總是披著那粉亮得顯目的外衣、扇著並不好看的翅膀、托著膨脹過度的大腦袋,笨拙地把嘴尖紮在我最正准備享用的食物身上。我面對這不知天高低厚、膽敢襲擊我的食物的家夥,心中的氣焰立馬滋生到頭頂,火冒三丈的自己開始了一向自以爲陰險的小聰明進行報複,我小心翼翼地用手掌對著蒼蠅微微扇著風,把它們從我那可憐的食物身上引到飯桌上,眼睛張得比蒼蠅的眼睛比例還大,還直直對它射著“火”光,一巴掌徑直下去,于是乎,蒼蠅一命嗚呼,在我的手掌中“壯烈犧牲”。
      蒼蠅一向被人們視爲害蟲,人們眼中的它只會在享受完糞便後又去殘害人們口前的食物,龌龊至極。小的時侯自己也和大多數人們一樣,潛意識裏都極度排斥甚至厭惡那種不幹淨只會惹人厭煩的害蟲。然而在看過一則故事之後,我對蒼蠅的印象開始了徹底轉變。
      還很清晰記得故事是這樣的。美國康奈大學的威克教授曾做過這樣一個實驗:把幾只蜜蜂放到平放的瓶子中,瓶底向著有光的一面,瓶口敞開。但見蜜蜂們向著有光亮的一個固定的方向飛,不斷撞在瓶壁上。于是它們不願再浪費力氣,停在光亮的另一面,奄奄一息。教授倒出蜜蜂,在同樣平放的瓶子裏放入了幾只蒼蠅。不到幾分鍾,蒼蠅們都出奇地飛出去了。原因卻很簡單,蒼蠅們並不像蜜蜂那樣朝著同一個方向飛,它們嘗試著向上、向下、向光、背光,雖然多次碰壁,但它們最終會飛向瓶頸,並隨著瓶口飛出。盡管蒼蠅在燈光的高溫下已經被烤得奄奄一息,但它們用自己的不懈的努力改變了像蜜蜂那樣的命運,飛向了光明。
      也就是在看完這則故事之後,我才恍然我憶起小的時候蒼蠅在台燈下團團轉而後被高溫烤得奄奄一息的情景,它們在飛額撲火的壯烈的對比下,顯得那麽卑微、醜陋而遜色。現在才我明白,它們有何等的勇敢,它們那在我小時侯看來極其卑微的舉動,如今在我眼中比飛蛾之死還要壯觀。其實,我年幼看到燈光照耀下的它們的舉動,對于它們自身並不是卑微低下的自不量力,而是它們懂得在默默無聞中,敢于爭取屬于自己的光明和輝煌,即便稍縱即逝;盡管它們以肮髒的糞便爲生、一度被世人視作糞土,也不曾動搖它們執著追求自己幸福的決心和勇氣,就算犧牲在人們無情的手掌之下。
      誠然,站在人類的立場上,蒼蠅毋庸質疑是害蟲。而倘若站在蒼蠅的角度上看,它們是真正的勝利者。
      于是,我想到了現實生活中一些沒有勇氣和志向的人們。他們總是因爲自己某一方面的小小缺陷而擡不起頭,譬如貧窮,或者沒有體面的相貌和身材,又或者沒有光彩奪目的成就。他們活在自卑中,永遠不懂得如何伸出腳邁向光明的領域,而總是借著陰暗的屏障把自己封閉,他們猜疑,嫉妒,發瘋,甚至犯罪。
      馬加爵已經不是一個陌生的名字,可是它的“一夜成名”並不是因爲他有著超人的勇氣,而是他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惡。他高中期間一向積極活潑,而進入大學後僅僅因爲和朋友們之間小小的交際障礙而使他擡不起頭,他變得自卑而懦弱,成天神經兮兮,他甚至認爲朋友的笑聲中包含對他的嘲弄,爲此他動怒、吵架、摔門。他越來越孤僻,成爲一個有嚴重神經質的大學生。最終,悲劇發生了,扭曲的膽量使他就這樣一夜間創就了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輝煌”。
      我們世人爲什麽不能像蒼蠅都可以“笑看”世人的冷眼一樣,笑看那些微不足道的小小缺陷?我們爲什麽不能像蒼蠅奮力飛向自己信仰的光明一樣,爭取自己另一片完美的天空?我們具備足夠的力量來生活,爲什麽就不能用應有的膽量去追求幸福?卑微不屬于蒼蠅,更不應屬于我們!
      朋友,如果你一直遲遲對著光芒四射的太陽望而卻步、不敢走進屬于自己的那一片輝煌的天空,那麽從現在開始,做一只勇敢的蒼蠅吧!讓我們這個蒼蠅匮乏的現代生活中,又重新出現一大批敢于向著光明飛去的“蒼蠅”! 

      當我在昏黃的燈光下前塵往事的時候,已是江南草衰葉黃的冬季了。涼意已浸滿院落,但徹骨的冷似乎還沒有造訪的意思。日中的陽光如雪,燦燦的,讓你無法追憶,只想懶懶地坐在廊檐下接受它的輕撫。不過,日中的美妙時光終敵不過同事的戲玩,欣欣然,將時間空耗。夜幕降臨,人靜屋空,猛然想起自己半載未寫文了。過去的寵願似乎不曾立過,在心底泛起的是淡淡的憂傷。
      愛夜的人多喜歡這寂寞的時刻,讓心靈的溪水漫過記憶的河流。夜是夢之國,是心靈獨語的天堂,在無人相顧的時候,散發出槐花的淡淡幽香。記憶中最深的是兒時的月夜,雖不識月華朝露,但那村莊、稻垛、茅舍、溪水在月光下影影卓卓,婆娑迷蒙,讓人有思古之幽情。夥伴的叫聲在夏日的村莊永遠是熱鬧與快樂的召喚,要是聽不到同伴的叫聲,多半是他們睡著了,否則這無垠的月光又是爲誰而照?明月千裏,煙籠岸柳,永遠是鄉間最美的景色,可惜大人們總沒有心情去欣賞,也只有我們這一群孩子不肯讓月光寂寞,在人家的牆垛後玩著捉迷藏的遊戲。
      兒時的記憶尤如清澈見底的溪流,溪水映著月光,叢林陪著夜霧,輕紗薄面,一切令人難以忘懷。有月的夜明明滅滅了許多次,心底的印象只是月光下的一剪秋水、一座山巒、一處村莊、幾聲犬吠,以及田中那削山芋幹的健壯背影。也曾于漆黑的夜中行走,天地間沒有聲息,影影卓卓的鬼火在野外的山坳中忽明忽暗、忽左忽右。一個生命,卑微得如同一棵野草,在黑夜的幕簾中緊閉著呼吸,急急地走著。雖說受過唯物主義教育,不信世上有鬼神存在,但走在荒無人迹的墳地裏,多少冒出一點冷汗,好在路的盡頭有一溫暖的去處,盡管很簡陋,但總是親切而熟悉的。黑夜是美的,一個人坐在後山的石上,任風輕拂,任想象環宇而飛,那確實是難以割舍的一刻。天地間沒有喧囂,沒有熱鬧,只有忠實于土地的莊稼在夜風中吐出生命的氣息,我聞到了一股清香,那是芝麻與大豆散發的,我聽到了一種叫聲,那是沒有夜歸的雲雀發出的,我還聽到一種有節奏的心跳,那是一個不甘于過貧窮生活、充滿對美好生活的渴望的年輕人的心跳。
      沒有誰在這樣的夜中和我說話,只有周圍的莊稼與野草雜藤和我分享夜的安谧。
      夜是偉大者,它抹去了一切等級與色彩,將現實與夢幻、清醒與昏沉、浪漫與罪惡編織在同一個網中,讓你選擇,讓你分享它的偉大。有天夜裏,雨下得歡暢,鉛灰的雲團遮住了月的華光,我一步一趨走在泥濘的鄉間小路上,身上滿是雨水,腳下滿是泥濘,一不小心摔到了田裏,一身的濁泥。我無暇顧及自己的狼狽,郊野的溝渠裏正響著嘩嘩的水聲。這時我多麽希望有一個人走過來給我勇氣與力量,然而除了急促的狂雨,沒有誰肯欣賞我的潦倒。前面的路不知通向何方,我只知道我的家在南方。路過一個村子時,我不得不向正在吃晚飯的農人打聽眼前的方位,好心的農人指給了我一條通往家的路。走了將近三個鍾頭,我終于看見一片亮光,那是熟悉的老壩所發出的銀灰色的光。一種狂喜之情自天而降,腳下似乎也變得輕來,我唱起了不成調的歌曲,象一位勇敢的鬥士朝著勝利的方向前進。要是沒有這雨夜,我怎麽知道生存的艱難,怎麽知道父親那深沉久遠的愛。就在我在路上跋涉的時候,我的父親在後山冒雨等我回家,煙蒂扔了一地,父親終于在失望與焦慮中回到家,而我正在吃母親下的一碗熱乎乎的湯面。見到父親,我的眼睛有點濕潤,說不出一句感激的話。
      當我再次由黑夜中尋覓家的燈光時,是在夜行的火車上。窗外漆黑一片,偶爾有一、兩處燈火劃過,仿佛天空的流星。車上是慵倦的旅客,他們來自四面八方,不知他們從哪裏來,也不知他們到哪裏去。我的心很平靜,與幾位貧苦的鄉下人聊著他們的家常,盡管他們穿著褴褛,還不知道今晚夜宿何處,但一談起他們的家鄉,臉上立刻會露出幸福的微笑,其中有一位漢子說:“我們的家鄉很美哩。”我知道他們此刻的心情,盡管身在異鄉,他們的心早已飛往那夢魂牽繞的故土了。那兒有他們熟悉的山林、村莊、河流以及親人朋友,那兒是他們的根,無論他們有怎樣的遭遇,都有一雙雙充滿慈愛與關切的目光在等待他們。
      夜制造了許多奇異故事,有了這些動人的故事,我們才不覺得生的寂寞。又是一年的春天,月華如鉛,叢林暗幽,我站在庭院中,月華沐浴著網上買東西哪個網站好的心,清明透澈如一枚水晶藍寶石。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56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