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asrh0b"><kbd id="asrh0b"><tr id="asrh0b"></tr><tfoot id="asrh0b"></tfoot><address id="asrh0b"></address><bdo id="asrh0b"></bdo></kbd><thead id="asrh0b"><tbody id="asrh0b"></tbody><tr id="asrh0b"></tr><select id="asrh0b"></select><u id="asrh0b"></u></thead><em id="asrh0b"><span id="asrh0b"></span></em><i id="asrh0b"><th id="asrh0b"></th></i></div><tfoot id="asrh0b"><i id="asrh0b"><blockquote id="asrh0b"></blockquote><bdo id="asrh0b"></bdo><form id="asrh0b"></form></i><noscript id="asrh0b"><big id="asrh0b"></big><fieldset id="asrh0b"></fieldset><center id="asrh0b"></center><strong id="asrh0b"></strong></noscript></tfoot>

    衆創平台,家中“琵琶曲”

    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

      陽光散落,在冬日的大地上彌漫開來,流轉變幻,消失了最後一點兒亮色,黑色帷幕在這個季節過早的降下來。路邊固定地方的那個彈唱者,賣力的訴說著自己的夢想,路人行色匆匆,沒有人爲他停留片刻,時光停駐于他身上,身邊的風景早已流轉失了當時顔色。

      恍惚中,眼前出現了那年模樣,已經記不得呆了多久,這個城市,這個街道,一遍一遍匆匆而過,忙著課業,忙著工作,忙著奮鬥。

      思緒被現實拉回,接通了那邊的電話。

      “崽伢子,過年回來不,老家房子翻修了,你回來看下不?”

      “衆創平台……”

      “快點兒回來,多少年沒回來過個年吃個團圓飯?你個沒良心的兔崽子”“冒關系勒,我們曉得你忙,你要是實在回不來,每年多打幾個電話也一樣是不咯!在那邊對自己好點,吃飽點,穿多點,莫感冒哒,老頭子亂說話,以後不給你聽電話咯!”“快把電話給我,我要好好教訓這個兔崽子”

      “嘟……”

      每次都是不歡而散,我又何嘗不知他們的期盼,我又何嘗不是被殘酷的現實傷的體無完膚。

      那年六月的驕陽似火,外面是一群懷著同樣焦急心情的等待的他們,裏面是一群看似沉著冷靜的仔細做著那年高考試題的學子。裏裏外外都是同一個目的的希冀著,待榜上有名日,鯉魚躍農門時。

      但是,那期待的泡沫在喧囂的那天破滅的粉碎,母親一遍一遍安慰著哭泣不止的我,父親則在一旁吸著旱煙一言不發。許久許久,我哭的只剩下抽噎,父親鄭重的宣布:我砸鍋賣鐵,就算是要飯,也要把咱家孩子送出這大山。

      決然的留下一個瘦削背影邁出了家門,生活的重負壓得那個曾經健碩的男子屈服的彎下了脊背,記憶中的小時候,我每天屁顛屁顛的跟在他的身後吵嚷著要他抱,那個時候,一家人圍坐著火爐吃著自家烤紅薯,分外香甜。可是現在,忙不完的農活,交不完的學費,消磨了那年笑容神色。我恨自己的不爭氣,恨自己的無能爲力,恨自己加重了他們的負擔。

      第二年,無悔我的付出,我作爲村裏第一位大學生,讓他們神氣十足,十裏八鄉都被父親嚷嚷的知曉了,他拍著我的肩膀,竟無語凝噎,唯有相擁,一切盡在不言中,那些苦,那些傷,誰也不說。

      我捧著那鮮紅的通知書,坐上了去往的遠方的火車,他們依依不舍的招手,是離開的一路順風,是挽留的召喚,亦是多年後對我的呼喚。

      體會生活的艱辛,深知貧窮的窘迫,在這個日新月異的陌生城市,我不敢絲毫懈怠,我努力讓自己強大來保護遠在家鄉的他們,我努力盡自己可能回報他們當年付出,可是在追逐著夢想路途中迷失了當年模樣。

      幸福不是口袋鼓鼓,不是看得到的炫耀資本,幸福就是我們能回去好好過個年,一家人聊著未變的話題,還是昔日時光,當年風景。

      “媽,我還沒說完你們怎麽就挂斷電話了呢?我想說我換工作了,這個老板人特好,他許我們放假還給過節費呢!你們可得好好在家裏呆著等著我回去喲!我跟你說……”

      “好好好,我們等著一天很久了,我們哪兒也不去,就在家裏等你。”

      五彩燈光迷離,恍惚中,那列火車開往了魂牽夢繞的故鄉,炊煙袅袅,平常百姓。

    夜靜悄悄的來了,爲周圍的一切度上無邊的黑。我騎著車向家的方向狂沖,心中還余留著剛才打球的興奮,腦子裏卻擔心著“暴風雨”的到來!
    大弦嘈嘈如急雨
    “嘭”車子撞在門上,家人的目光瞬間轉移。我幸災樂禍似的推車進門。洗手,坐下,准備爲饑餓的肚子效勞。“幾點啦,你自個兒看看,咋這麽遲呢?”母親的高嗓門開腔了。“就是啊,家人在等你吃飯,擔心著呢,爲什麽就那麽不懂事呢?“奶奶緊緊的抓住者少有的發言權。“怎麽聯系到‘懂事’的份上了呢?”我心裏嘀咕著,覺得委屈了,我不頂撞,免得惹出一個得罪老人的罪名。
    “都什麽時候啦?還在打球?你還學習不?”媽媽繼續拉開嗓門。
    “懂事一點嘛,你看你爸都還在工作呢,你卻身在福中不知福,還不認真學習”奶奶帶著責備的語氣,繼續對我轟擊。
    我狂抓著碗裏的飯往口裏塞,任耳朵無辜的接受“攻擊”,心裏越聽越委屈,淚不知不覺地就不爭氣地跑出了眼眶,我放下碗筷,逃離現場。
    “從小到大,都一個樣:一訓你就哭,沒點長進。”奶奶指責著。
    小弦切切如私語!
    我沖進房裏,鎖上房門。啜泣的聲音在房子裏不斷的回響,淚水隨著委屈的思緒感傷許久,敲門聲響起,我擡起頭,抹去眼角的淚水,眼光無助的盯著桌前的白牆,用耳朵去聆聽門外的聲音。
    “姐姐,剛才的飯你還沒吃完呢,快出來吧”妹妹在門外小聲地說著。
    “姐姐,今晚的雞腿,我沒有搶吃哦。你的還在哦,出來吧。”弟弟也開口說著。
    想起剛才“暴風雨”時,他們無辜的眼神,想著這些話,心裏爲平常罵他們而愧疚。
    “快出來,不然我就洗碗啦。”母親命令道。
    “出來吧,以後記得要改啊,家裏人擔心著呢。”不知什麽時候奶奶已站在門外。
    我呆呆地坐著,品味著那腦子裏複讀的話,一陣心酸,又一陣淚流。
    開門,一陣歉意,吃飯。
    “以後注意點,別太遲啦。”母親收住了大嗓門,輕輕的說。
    此時無聲勝有聲
    心中帶著歉意,品味著我帶來的傷害,不由一陣心酸:終于知道畢淑敏的情結“原來我很重要”。
    窗外,不知名的鳥兒,在熱鬧的開著演唱會;月光毫不吝啬地撒下一地光輝,柔柔的;風帶著遠方花兒的祝福送來一陣清香,大自然真好!
    “嘟嘟”車聲響起,父親回來了。我慌忙地抛下這些美景,關上燈,跳上床,裝睡。(因爲我眼睛的緣故,父親要知道我這麽晚還沒睡鐵定生氣。)耳朵傾聽門外的聲音。
    輕輕的開門聲,輕輕的腳步聲上樓梯聲。“依”房門被打開了,皎潔的月光透過窗戶,我看見父親疲憊的臉,心裏不由痛了一下。父親走向床邊,嚇得我緊閉雙眼,只感覺到他輕輕的拉一下被角爲我蓋好被子,關好門窗,然後不聲不響的出去,關上門,只留下一房子的月光。
    一切都來得沒有預演,匆匆帶著愛殺進我的心,讓我來不急品味便回擊,靜下心蓦然回首才發現錯的太多,幸福不遠。這一切,在夢中再度回放,品味。
    有人說:“二十一世紀的現象是這個星期下載到MP3裏的新歌,下星期就變成了老歌。”我想,家的“琵琶曲”應該永遠不老吧,因爲那是家人耗了一生去爲衆創平台們彈奏的愛的樂章,那是心靈深處最美的旋律。
    回家吧,回到最初的美好!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56 2001